数据库连接出错:SELECT S.*,name_spw as name,metakeywords_spw as metakeywords,descrip_spw as descrip,M.alias AS M_alias,M.keywords AS M_keyword,M.config AS M_config FROM qc_sort S LEFT JOIN qc_article_module M ON S.fmid=M.id WHERE S.fid='5'

Unknown column 'descrip_spw' in 'field list'
1054 套路贷有多黑?借了他 - 质检时评网 - 全国最具影响力质检时评网的资讯平台—政务资讯互动应用平台
质检时评网

关闭

用户登录
当前所在: 首页 > 警示通报

套路贷有多黑?借了他

套路贷有多黑?借了他

虚增债务等一连串“套路”让不少借款人妻离子散,警方打掉

虚增债务、转单平账、签订虚假协议、肆意认定违约,一连串成熟“套路”,让借款人债台高筑、麻烦缠身。

寻衅滋事、非法拘禁、敲诈勒索、非法侵入住宅,一系列霹雳“手段”,为借款人设定了跳楼自杀、精神分裂、公司破产、妻离子散、无家可归等诸多结局。

了解到他们的所作所为,让人既震惊又气愤,还有一丝丝后怕,若不是被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连根拔起,他们的黑手不知还将伸向多少人。警方披露以王占智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在“套路贷”这条涉黑犯罪不归路上由疯狂到灭亡的黑色轨迹。

一封举报信

牵出“套路贷”大案

“案件源自2018年8月市南监察委移交的一封举报信,举报人陈某称,自己向王占智借款后被恶意垒高债务,最终导致房产被侵占,期间还经历了暴力催讨的侵扰。”办案民警告诉记者,警方就是以此为线索,开展了对以王占智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调查。

经调查,陈某曾向王占智借款19.6万元,偿还27.77万元后仍未还清债务。在王占智的胁迫诱骗下,陈某签订了一份出售价值97万元房产并已收到70万元房款的虚假合同,该房产后被法院判定过户给王占智的岳父罗建德。为占有该房产,王占智等人多次到陈家实施滋扰、破坏行为。而因为事情发生在十年前,陈某的记忆逐渐模糊,民警前后找了他五六次才梳理出事情的经过。为印证陈某的表述,民警多次找到其父亲、母亲、妹妹、弟弟等人了解情况。

“通过调查王占智等人对陈某的侵害行为,我们认为具备立案条件。据陈某反映,有不少人被王占智用同样的手法侵占了房产,我们判断王占智等人已形成了组织、固化了套路、达到了规模,有涉黑的重大嫌疑。”专案组民警告诉记者,法院在无管辖权的情况下将房产判给王占智,存在重大疑点,警方判断这是王占智侵占被害人房产的惯用伎俩,便联系法院调取涉及王占智的全部卷宗。

而调阅发现,王占智及其亲友是数十起房屋买卖纠纷的原告,被告人房产的处置方式与陈某房产的处置手法类似,被告人就是被王占智等人侵害的被害人,这印证了警方的判断。2018年8月,王占智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专案组正式成立,随着调查的深入,警方逐步掌握了王占智等人的大量犯罪事实。

2018年11月8日早六时许,天色刚蒙蒙亮,警方在市南、市北、崂山、即墨、城阳等地同时收网,一举将王占智、宋伟等8名组织成员抓获。

案组民警回忆道,“王占智和他的老婆、岳父、岳母都是我们的抓捕对象,他们四个人和王占智的两个孩子住在一起。行动当天,我们进入王占智家成功将四人控制。”

第一批犯罪嫌疑人到案后,专案组陆续对其他组织成员实施抓捕,其中比较曲折的是对刘永的抓捕。那是2019年元旦前后,警方在威海锁定一处疑似刘永落脚地的出租屋,但蹲守多日始终未见其露面。正当大家犹豫徘徊的时候,民警在出租屋附近发现一辆青岛牌照的汽车,经查询该车恰好有刘永的违法记录,这进一步印证了民警的判断。而刘永躲藏多日后也露出马脚,最终被警方抓获。

揭秘套路

“虚增债务”花样百出

王占智原本从事啤酒销售业务,后来在投资公司的一段工作经历,让他接触到民间借贷,也为其积累了业务“经验”。而王占智日后独立经营的放贷业务,实则是以民间借贷为幌子,通过签订虚假房屋买卖合同等方式,预设陷阱、虚增债务,疯狂掠夺被害人财产的“套路贷”。

“说到‘套路贷’,不少人会想到高利贷,把它当成高利贷款。但‘套路贷’本质不是贷,它是一种涉黑恶犯罪。”办案民警告诉记者,只要借了王占智的钱,后面便有一连串成熟“套路”、固定“模式”等着借款人,到头来都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结局。

宋伟曾经是名律师,被王占智招到麾下后,仗着自己熟知法律、了解政策,积极参与“套路”的研发设计过程,环环相扣、步步紧逼,既让他们的“业务”合法合规,也让被害人感觉合情合理。

据警方介绍,王占智借贷业务的目标,自始至终都是借款人的房产。借贷合同签订前,王占智会先安排人核查借款人的房产,评估房产价值;签订借贷合同时,王占智会以“借款保障”为由头,诱骗借款人签订虚高借款合同、空白借款合同、房产抵押合同、房产买卖合同等,通过让借款人出具收款收据、有意制造银行付款凭证,使借款人陷入“套路”;合同履行过程中,借款人若能按虚增债务还款便实现诈骗目的,若不能按期还款或被动“违约”,王占智便以罚息、违约金等名目恶意垒高债务,将前期借款和虚增债务叠加作为本期借款,并让借款人出具借款收据。

而王占智虚增债务的方法也是不尽相同,有的在支付借款时以扣除“砍头息”的形式虚增借款本金;有的签订双倍借款合同虚增借款本金;有的在签订虚假借款合同时,让借款人签订房屋买卖合同;有的先让借款人签订房屋抵押合同,债务虚增到一定额度后,再诱骗、强迫其签订房屋买卖合同。

虚高的借款债务摇身一变成了合法的房产交易,王占智与被害人的关系便从资金借贷演变成房屋买卖,这为王占智通过法律诉讼将债务纠纷转化为房屋买卖纠纷扫除了障碍。

王某某夫妇曾与王占智签订65万元的借款合同,扣除砍头息等费用实际到手58.5万元。同时,王占智诱骗其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将110余万元的房产以55万元的价格卖给王占智姐姐王占华,王占华后来通过法律诉讼侵占该房产。

丁某曾向王占智借款41万元,偿还58.78万元后债务仍在垒高。债务增加到100万元时,丁某被诱骗签订一份房屋买卖合同,将430万元的房产以100万元的价格卖给王占智,该房产被法院以民事调解的方式确认给了王占智。

暴力讨债

有人自杀有人精神分裂

侮辱、跟踪、驱赶、殴打,泼机油、撒污水、砸门锁、碎玻璃,王占智等人通过暴力、软暴力手段,有组织的实施非法讨债活动,为非作歹、残害群众。据统计,王占智等人对外发放贷款100余例,已查实遭受其滋扰、纠缠、欺压、残害的群众达60余人,有的被害人甚至被滋扰近十次。

在王占智等人的欺压、迫害下,被害人生活在惊慌、恐惧之中,有的不堪屈辱、跳楼自杀,有的压力过大、精神分裂,有的房屋被占、无家可归,有的他乡躲债、有家难回,有的公司倒闭、妻离子散。

韩某某和女儿王某累计向王占智借款约100万元,王占智通过虚增债务将韩某某的父亲、兄弟等家人拉入债务圈套,非法侵占韩家三处房产。韩某某的兄弟不能承受房屋被侵占的事实,跳楼身亡。即便如此,王占智等人并未收手,在随后的讨债中还对韩某某叫嚣“你家人就是死少了”。

郭某某、郭某曾向王占智借款4.8万元,后虚增至20余万元。郭某还款6万元后,该团伙仍通过法律诉讼将其房产确认给王占智。为实际占有房产,该团伙成员多次到郭某家中滋事并殴打郭某,致使其患上严重的精神分裂症。

朱某陷入“套路贷”陷阱后,其房产被王占智侵占,朱某本人被带到洗浴中心非法拘禁,他店里的40余个保险柜、100余件办公用品等价值近12万元的财物被洗劫一空,到头来落得个倾家荡产的结局。

李某某原本经营一家韩国料理店,向该团伙借款后,王占智指示组织成员白天到其店内蹲守,晚上将其带到洗浴中心非法拘禁,并将饭店每日营业款据为己有。这样持续一个多月后,李某某的饭店因无法经营而倒闭。

前文提到的陈某,王占智为侵占其房屋,一个月内四次派人到他家中实施滋扰、威胁、殴打,强行搬出其物品、用木棒打砸门窗玻璃、倾倒废机油、向卧室泼臭水,让陈某一家受尽折磨、不得安生。

被害人刘某某被“套路”后,其妻子不堪忍受无休止的逼债、滋事,无奈之下被迫选了离婚。而为了给借款人施加压力,王占智还指示团伙成员到借款人工作单位实施滋扰,干扰了学校、医院等单位的正常秩序,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热门资讯
最新发布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质检时评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北京金政国信资讯中心主办——政府网络举报投诉平台——政务资讯互动应用平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
质检时评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4-2019 zjspw.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10-56020589 010-57028685 15300084993 监督电话:1501059698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020589
联系邮箱:zjzxwang@tom.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中直国家机关院25号院2号楼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网络110报警服务: